“!”

  眼前的这道漆黑身影仿佛是被一道漆黑的迷雾所包裹,不仅仅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就连他的身体轮廓也相当的模糊,甚至就连声音似乎也经过了特殊的处理,听起来相当的嘶哑刺耳。包裹周身的漆黑迷雾似乎还能够屏蔽战气的气息,让曹无铭堂堂战王强者居然完全看不出此人的修为,但是,这人却给依旧曹无铭一种危险无比的感觉!

  刚才那一记剑意凝结而成的巨剑虽然不是曹无铭的全力,但至少毕业使用了五成力道,如果不是战王恐怕根本不可能接下,但是这人却从容的躲开了,这也能够体现出这人的强大。不过,最让曹无铭所在意的,是从这个人的嘴里面所吐出的“剑宗”两个字,这个名字,这世界上还记得住它的人,恐怕也已经很少很少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灭掉武家,至少,不能够杀掉这个人,他对我们,还有用......”

  “那你们......是谁?静修院的人?还是背后的那家势力?”

  “我说过了,这些都不重要,至少,这个人,我要带走......”

  “你觉得,你们能够走得掉吗?”

  曹无铭凝视着眼前的这道漆黑的身影,语气当中已经弥漫出了一阵强烈的杀意,右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这个人带给他的危险感,丝毫不亚于那天在七忠院的时候遇到过的李尧涛!或许,眼前的这个人比起李尧涛还要强大也说不定,总之,这个人是值得自己出剑的人。

  “我们要走,你还拦不住。”

  漆黑身影的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随即虚幻起来,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武敌的后方,将手放在了武敌的肩膀上,两人就仿佛人间蒸发一般瞬间消失在了曹无铭的视线当中。曹无铭眼神愤然一睁,瞬间将自己的灵魂力量四处扩散开来,以他战王级别的强大灵魂力量,扫遍方圆十几里的地方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但是即使如此广阔的范围,都没有感受到半点那漆黑身影和武敌的气息。那人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就将武敌从容的带走,而且自己居然还没有丝毫的察觉,想必实力也必然不会低于自己......

  想到这里,曹无铭愈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再管下方的武家,武家家主武罗已经被他废掉,少家主武敌也被那个黑衣人所带走,剩下的那些人就算是想要闹腾也没有任何的本事。而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向吴无和陆云将这次事件告诉,他又一种强烈的直觉,恐怕这次的东极大比,将会掀起一道非常巨大的浪潮,这不仅仅是关乎于这通灵谷当中的七忠院、静修院两院,甚至是整个东极域。

  此时此刻,中西域——

  “呼......呼......”

  天,哗啦哗啦的下着瓢泼大雨,将黑衣男子的浑身都给打湿,虽然这雨水宛若倾盆而下,但是他周身燃烧出来的黑色火焰却是没有半点要被雨水熄灭的迹象,反之却是愈发的旺盛。他宛若是一尊雕像一般站立在这瓢泼大雨当中,在他的周围还躺着十几道尸体,这些尸体生前无一不是修为臻至化境的强大存在,但是如今却纷纷气息断绝,成为了这黑衣男子的剑下鬼。

  “萧凭风......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位黑袍老妪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自己胸口上的致命伤,一边面目狰狞的对着眼前的黑衣男子说道;这位黑袍老妪是这一只追杀萧凭风的队伍的领队,同时也是这只领队当中的最强者,一位战圣巅峰,甚至已经半只脚踏入了战号大斗境界的超级强者,放在这轮回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只能拼命消耗自己这修炼了一辈子的修为,来让自己再多苟活几分钟的时间。

  “你无需知道......下去见阎王的时候再去问吧!”

  “啊啊啊啊啊——”

cc国际挂机软件  萧凭风一脸冷漠的回答道,身体却没有做出如何巨大的动作,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在手中的那把通体漆黑的长刀,那原本环绕在漆黑长刀上的,散发着可怕至极的凶煞之气的火焰瞬间就叫老妪吞噬。拥有者战圣巅峰级别的老妪只是在这黑色火焰当中扑腾了几秒钟的时间,就再也没有了声息。确认所有的敌人都被自己消灭,萧凭风这才叹了一口气,嘴里面连续吐出数口殷红的鲜血,身上也同时又几十道伤口爆开,整个人瞬间就仿佛变成了一个血人,原本宛若是山峦一般魁梧雄壮的身躯,就这样倒在了泥泞潮湿的路上,大口的喘着气,任凭那狂暴的雨水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肌肤,冲刷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和血迹。

  “这......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批了吧......”

  萧凭风喘着大气说道,虽然这一批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也只不过是高阶战圣而已,并没有自己的修为高,但是这些人都有着他们强大的秘籍,即使是他来对付也相当麻烦;不过,那都不再是问题了,这一批,就是一直都在追杀他的人当中的最后一批,从今以后,自己也用不着继续躲躲藏藏的过日子了,当然,前提是自己还能够活下来的话......不过就算自己今天真的死在了那里,他也算是做成了一件事情,至少他的孩子——萧易寒在短时间内不用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遭到被追杀的风险,至少这一点他还是能确信的,

  “啊......不行了啊......”

  距离自己倒下在地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萧凭风感受到自己的体内依旧没有半点的力气,甚至连战气也没有,那原本滚滚燃烧的黑色火焰也早就已经熄灭。他感受到浑身的伤口都在剧烈的疼痛,这些伤口并不是他这一次战斗当中得来的,而是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追杀、多少次的生死危机当中得来的,如果说伤口是男人的勋章的话,萧凭风身上的勋章恐怕已经是别人所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了。至于自己受到的这些伤害,萧凭风自己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即使没有今天的这一战,他也活不了多长的时间。

  “就这样去死了吗?好歹把债务还清了再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萧凭风听到这样一个声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原本狠狠地拍在他脸颊上的雨滴顿时停止了,他抬起头一看,就看见了一个身着一袭红色锦衣的青年男子,虽说是男子,却长着一张恐怕全天下的女人都会羡慕嫉妒恨的绝世容颜,苍白的肤色反而增添了几分病态的美感,打着一张古典雅致的油纸伞,看着萧凭风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嫌弃和不屑。

  “差点忘了这茬了.....要死的人怎么能不还债呢?不过,晚辈现在没有力气......还有劳前辈亲自动手吧......”

  “切,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干的。”

  红衣男子满脸不屑的说道,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放在萧凭风的正上方,下一刻,萧凭风的体内和那柄黑色长剑当中飞出几十缕黑色的火焰,最终在这红衣男子的手掌当中凝聚成一朵黑色的火莲。红衣男子观察了那火莲好一会儿的时间,打了个响指,那散发着强烈凶煞之气的火莲就随之消散。原本还残留着些许意识的萧凭风也随之彻底的昏死过去,红衣男子看着萧凭风,哼了一声,随后就转身离开,只是还没有走出几步的距离,又停了下来:

  “黑羽。”

  “阁主大人,属下在。”

  红衣男子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恭恭敬敬的说道。

  “把这里打扫一下,另外......把他带回幻想城治疗,伤好得差不多了就把他扔到荒岛上面去,那里还有个让人头痛的小家伙呢。”

  “属下明白。”

欢迎大家访问:毛豆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6shuku.com/book/3304/229/